甘肃马拉松比赛21名选手遇难,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

5月22日上午,在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举行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遭遇极端天气。
截至23日早上8点,共搜救接回参赛人员151人,其中8人轻伤,在医院接受救治。21名参赛人员找到时已失去生命体征。甘肃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对事件原因进行进一步深入调查。
图片

白银市长:沉痛哀悼,深感内疚自责

5月23日上午,甘肃白银就越野马拉松赛赛事事故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会开始,首先为事故遇难者默哀。
甘肃省白银市市长张旭晨表示,该事件是一起因局部天气突变发生的公共安全事件,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对事件原因进行进一步深入调查。
图片
张旭晨说:“作为赛事主办方,我们深感内疚和自责,并对遇难人员表示沉痛哀悼,对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深切慰问。”说完,他站起来深鞠一躬。

国内越野跑“大神”梁晶遇难

5月23日,据新安晚报报道,国内越野跑顶尖选手、年仅31岁的梁晶不幸遇难,他的师傅魏普龙已从合肥坐飞机前往甘肃,同行的还有梁晶的妻子。
梁晶是跑友圈里鼎鼎大名的“梁神”。他中国超马纪录保持者,获得过多项赛事的冠军,并因为在八百流沙400公里超级越野跑中夺冠被称为“梁大将军”。

魏普龙说:“梁晶从2012年开始接触马拉松,2013开始,我一直带着他,他是我的徒弟,也是我的义子,我真的很难过。”
另据封面新闻报道,曾获得全国残疾人运动会男子万米冠军的黄关军也已遇难,年仅32岁。黄关军还曾在天津举行的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田径马拉松比赛中,以2小时38分29秒的成绩撞线,夺得男子全程马拉松听力障碍组冠军。

黄关军的好友在接受采访时称,“他是个聋哑人啊,(出事后)连呼救都没办法!”
遇难选手女儿:在视频中看到父亲躺在地上
陆女士是一位遇难选手的女儿,她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23日凌晨,住在贵州的母亲接到组委会电话,被告知父亲在比赛中失联,正在搜救。得知消息后,陆女士随即在网络上搜寻本次比赛的情况,后来在网传的视频中,发现了躺在地上已不省人事的父亲。
他虽然50多岁了,但身体比我还好。”陆女士说,父亲今年52岁,跑马拉松已经很多年,此前也经常到全国多地参加马拉松比赛,“黄河石林越野马拉松他是第一次参加,但是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参加过别的越野马拉松比赛。”
23日上午,陆女士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经向组委会确认,父亲已经遇难。
大部分赛道处于无人区
自2018年创办以来,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已连续举办四届。2018首届黄河石林马拉松赛事获得了中国田协“铜牌赛事”和特色赛事“自然生态”两个奖项。今年的比赛设有5公里健康跑、21公里越野赛、100公里越野赛三个项目。
这届赛事的官方介绍称,赛道兼具自然性、挑战性、趣味性,多为自然起伏的山地,山间土路或沙石路多,有爬坡、下坡障碍,从景区入口到山下龙湾村的22道弯修在悬崖上,全长2.3公里,落差216米,多弯道、山坡,复杂的路面情况及上下坡的路段都是对选手专业能力的考验。
有跑友评价,这个赛道具有一定难度,海拔整体在2000米左右,很大一部分赛道处于无人区,20小时的关门时间也有一定的“门槛”。

图片


比赛于22日上午9时鸣枪起跑,三个项目组别的起点一致。百公里比赛线路上设有9个打卡计时点,选手要在每个计时点规定关门时间内完成打卡,否则就将退出比赛。
据失联救援指挥部介绍,22日中午1点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局地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等灾害性天气,气温骤降,参赛人员出现身体不适、失温等情况,部分参赛人员失联,比赛停止。
根据线路图显示,这段赛道位于第二打卡点(24公里)和第三打卡点(32.5公里)附近,两个打卡点间相隔8公里,全部是爬坡路段,石头与砂土混合的路况,很多地方都非常陡峭。
据钱江晚报报道,参赛选手李铭(化名)称,中午11点左右,在海拔1000多米的赛道上,“雨打在身上,就像子弹一样”,但是组委会没有叫停比赛
李铭说,爬坡到大概海拔2000米的时候,他遇到了很多倒在地上的选手。他们大多倒在了风口上,一动不动,而且都只穿着短裤短袖。
那时,李铭自己感觉还好,因为穿了冲锋衣,而且身体比较抗冻。后来他一路往上走,在山顶遇到一起来的跑友。跑友称吃不消了,不跑了。李铭担心他出事,要照顾他,就和他一起下了山。
下山路上,李铭又看到十几个人,大多是失温倒在了地上。他说,有的人在哭,有的人喊着“救命”,有的人趴着不动,还有三四个人围在一起。
“自己看到很想营救,但是又很无力,因为自己也很可能随时倒下。”李铭赶紧拨打了120和110呼救。
这次没有强制要求装备冲锋衣
冻伤乃至失温,一直是越野赛要面对的风险,更大的风险其实来自组织者和参赛者的侥幸心理。
查询黄河石林赛前三届的赛事强制装备要求可发现,组委会一直要求跑者随身携带包括GPS,200克以上风衣,保温毯等防风保暖装备,但今年没有强制要求携带冲锋衣,这让跑者面对极端天气时无所适从。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5月23日上午,记者致电景泰县气象局,相关人员介绍,景泰县气象局为本次比赛提供了现场气象服务,气象局的主要领导给组委会的主要领导发送了比赛场地的气象信息专报。气象专报中提供了最低气温、最高气温、风级风向等信息,“但是没有具体的冷空气过境信息。
据参加本次赛事的跑者介绍,比赛当日早上阳光不错,但坐摆渡车抵达赛点时候天气转阴,随即起风,“开枪前我跑了两公里来热身,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更麻烦的是,跑完这两公里,身上也没有热起来。”

随着比赛进行,极端天气带来的破坏开始威胁赛事。该参赛者称,在马拉松过程中,他先后经历了下雨、逆风,期间“发现十根手指都没有感觉了,同时觉得舌头也冰凉了。”后他果断决定下山,“我撤到山腰,蓝天救援队的人员指引到一个小屋,屋内已经有十位左右先撤下来的选手了。在等待救援的一个多小时内,小屋里选手的人数已近五十人。”
在参赛选手“绵阳罗二娃”22日发布的短视频中可以看到,不少下撤的选手聚集在小屋中,用保温毯裹住上半身或大腿。
另据钱江晚报报道,5月23日早上,甘肃籍跑友谢宇(化名)回到了兰州。他是少数扛到了CP4(打卡点)的人。他说,是冲锋衣救了他一命,“我之前一个人半夜拉练,遇到过类似的天气,有经验,所以带了防水冲锋衣,才顶过那一段。
一位现场参与搜救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他们是22日下午4点左右接到的消息,5点多赶到事发现场开始搜救。由于黄河石林山高坡陡,再加上主要作业时间在夜晚,给救援行动增加不少困难。
据这位救援队员介绍,他们发现的失联者大部分是落单的选手,有两组是两人一组失联,绝大多数人都是因为气温骤降出现失温情况。“我昨天在现场感受最低温大约零下2度左右,选手大都穿着短袖短裤。
救援人员还表示,搜救时发现大部分选手没有救生毯等取暖设备,少数带着救生毯的人裹的方式也不对。“我们猜测可能是事发时条件也不允许裹好,有的遇难者被我们发现时,只裹了一点毯子。

当事人回忆:

各位微博网友大家好,我叫张小涛,昨天参加了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

昨天早上七点半,我们到达赛场做一些活动准备。

当时一直在刮风,气温很低,因为赛场在景区,我们就在景区旁边的小店里取暖休息。

九点的时候我们起跑,当时依然还有有很大的风,很多人的帽子都被吹跑了。

前20公里的都还好,情况都比较正常。

到cp2之后就开始出问题了,我算跑得比较快的,在前几名,到达cp2的时候就开始下雨,沿着黄河边跑了一段之后就开始爬升,cp2到cp3是爬升路段,这一段也是出事的地方。

在山下的时候已经有风雨,越往上风雨越大,到半山腰的时候雨里开始夹杂冰雹了,一直往脸上砸,我眼睛都开始模糊了,有些看不清路。

当时我在路上超了一位叫黄关军的选手,我当时还跟他打了招呼,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摆了摆手,意思就是听不见,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聋哑人,当时他状态已经开始不好了。

还有一位来自贵州的吴攀荣的选手,我们从赛程开始就基本在一起跑,到达半山腰之后他开始全身发抖,说话都开始哆嗦,我看他状态也不好,就用胳膊挽着他一起。

后来的记忆我也有点模糊,可能是风太大了路太滑了,我们没有办法一起搀着走,因为搀着走我们都要摔倒,慢慢分开了。

我当时想着翻过这座山应该就好了,我就赶紧向前跑,这时候我应该是第4,吴攀荣是第5,黄关军是第6,很难过的是到现在为止,前6名只有我一个幸存者了。

我在继续往上跑的时候,因为风太大,就一直在摔跤,摔了不下十跤,肢体也比较僵硬,感觉身体慢慢不受控制,摔最后一跤之后我就起不来了。

这时候我还有一点意识,我就赶紧拿保温毯披上。

之后我就拿出GPS定位器,按了SOS,之后我就昏过去了。

在山上昏迷了大概有两个半小时左右,有一位放羊的大叔经过,把我扛到了窑洞里,生了一堆火,把我的湿衣服脱了下来,用被子把我包了起来,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醒了过来,有了意识。

当时窑洞里还有其他选手,他们情况都比较轻微,大家一起在窑洞里取暖。

因为那个地方不好救援,所以大家等我醒来之后一起走下山。

到山底之后,白银的医护人员、武警等等都来了,昨晚也搜救了一晚上。

我昨晚在平台发了一个报平安的视频之后就一直没有睡觉,一直在等搜救的消息。

我现在除了手发麻之外,就是一些皮外伤了,身体暂无大碍,现在准备回老家跟家人相聚,让他们放心,也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

关于这次的意外,作为参赛者我也觉得无比悲痛,在此向所有遇难的同伴们表示哀悼,一路走好!

环洋文化艺术国际资讯中心Huangyang lnternational lnformation Center for cuiture and art